思方方方

自己产粮,丰衣足食。刀男乙女转型中。老司机发车不虚。

你不配

all婶
女主·真·不是婶·脑子有病·自毁·在拒绝拯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
慎入慎入慎入慎入
cp未定 看情况吧(烟
注意:要相信刀剑小天使们喔!(干巴爹



此章涉及撕(女主撕与被撕、屎里有刀(喂!
习惯我吧(比❤️
Or打我吧(不不不
那么Go!



第四章
“有一间在农田旁边。”长谷部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出来。
清光虽然不喜欢你,但那间的确不是人住的,“离起居室也挺远的啊。”
“是吗?”你脸上有了笑容,赞赏地看向加州清光。
什么吗?这个丑女原来会正常地笑啊,看起来还有点温柔。就像我夺誉时主人的笑。但是,随着本丸里稀有刀越来越多,主人很少会对我这么笑了。清光苦涩地低下头,主人千万不要厌弃我啊。
“以前是大将放杂物的地方,后来大将把杂物都整理了。”药研不赞同地皱眉。
那是你们家大小姐准备要跑路了。你笑意更深,愉悦感从心底爬出来。
你决定好了。
“就那间吧。”
压切长谷部紧张地劝说,“可是,阁下,那间⋯您可以再考虑一下,您是主的客人。”
“客人?!要我说什么,我真的不配!要的是你的主知道你把我当客人,她会立刻马上从现世冲回来!我可不配做大小姐的客人,压切先生,我还想多活几年呢。”你咧开嘴,嘴里源源不断地涌出恶意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用话语去伤害那些有善意的人,独自一个人去面对恶劣的社交环境,成为你逃避的方法、惩罚自己的方式以及自己不幸的借口。
长谷部沉默了。
他察觉到你的悲伤,你的愿望,你也发现他对你的同情和忍让。
你害怕了,更加卑劣地去讥讽他的信仰、他的光明
——他的主
“哈哈哈,小姑娘火气真大,喝口茶降降火吧。”三日月适时地阻止你原地爆炸。随和的话中透着警告的味道。
“万分抱歉!”压切长谷部伏身向你道歉。
你看着长谷部头顶柔软的棕发,心中的不解压过愉悦,为什么呢?我明明是个恶人,对你抛撒着恶意,想压垮你,你一次又一次地容忍是为什么?
你小声念道一句,“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?”
长谷部惊吓地抬起头,“阁下,我⋯”
“行了行了,走吧!带路吧!”你没辙了,放弃般地拉起长谷部。
“是!是农田那间⋯”
“对的对的,快走!”
“可是⋯”
“没什么可是的!快带路!”

“啊⋯终于走了吗?”安定目送了长谷部。
清光气得指甲油都要重涂了,“什么嘛!丑女一个,脾气挺大的!”
药研冷静地分析,“她好像和大将有矛盾。”
光忠也属于冷静分析派,“主人好像做了什么不帅气的事。”
“那个小姑娘把我吓到了,一句话也不饶⋯原来是傲娇吗?”鹤丸双眼发光。
“鹤丸殿,主上带的书要少看⋯”一期扶额。
“已经内部腐坏了吗⋯”宗三低声,“主,果然已经放弃她的笼中鸟吗⋯”



fo粉上两位数了,可喜可贺可喜可贺!
请一直包容我的小可爱们继续容忍我的小任性吧!
谢谢你们的支持比❤️❤️❤️


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