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方方方

lo娘。自己产粮,丰衣足食。刀男乙女转型中。

你不配

all婶
女主·真·脑子有毛病·自毁倾向严重
刀剑小天使拯救丧病女主
包含一个非审的怨气(不不不
私设有 ooc有 慎入




第三章
你强装镇定,想转移话题,“麻烦各位收留我一段时间了。”
宗三左文字幽幽叹了一口气,抚上心口,“甘愿成为笼中鸟吗?”
你瞅瞅他,拿起茶杯喝口茶,这个付丧神怎么这么喜欢和我互动呢?
“阁下客气了,作为主的客人,在下定会⋯”压切长谷部话没说完,你就打断了。
“找个房间给我。”
“主旁边有一间,阁下可以⋯”你又打断了他的话。
三日月宗近放下了茶杯,藏着新月的眼波流转,轻飘飘地落在你身上。
你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,“能不住在大小姐旁边吗?我命薄经不起。”
加州清光压低声音,偷偷吐槽,“挺有自知之明的。”
压切长谷部瞪了一眼清光,他想了想又说,“有一间在粟田口家隔壁,平时挺热闹的,您看⋯”
你紧紧盯着压切长谷部,搞不懂他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我爱热闹的?
长谷部被盯得不好意思,“您觉得呢?”
你微笑起来,但长谷部旁边的一期一振小小的担忧起来,毕竟你从踏入本丸,一直表现出的就是恶意和任性,很明显你并不珍惜刀剑们想要成为人的心情。
“我还是离短刀远一点,”你对一期点点头,“要不然哪天夜里死了都不知道。”
一期一振神情严肃起来,“我们粟田口绝对不会对阁下不利的,您是⋯”
你忍不住鼓起掌,“大小姐真是厉害,调教得你们这么会表忠心,可惜大小姐现在不在场!你们表给谁看?”
来了!来了!刺又竖起来了!压切长谷部在心中叹了一口气,这个政府派来的人表面上很强势,但她的脆弱随着那些自虐倾向的话语越是突显。
药研抿了抿唇。
突然,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握住你的手,你的手没有那只手一丝丝细腻白暂,你一把揪住,火气冲冲地看向手的主人,又是宗三左文字。
宗三咬了咬唇,秀气的眉拧着,松垮的和服露出圆润的肩头,你很快生出一股把他欺负狠的感觉,猛地把他的手一丢。
你转过脸,耳尖红得像烧起来。怎么感觉他吃准了我怕这招?这种略显弱气的美少年,是和信很类似的风格。
你颤抖地拿起茶杯,掩饰开始变红的脸。
就算这样,你还是感到身边宗三的视线。

评论(6)

热度(16)